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科尔沁文化
走进科尔沁农耕文化博物馆
发表时间:2018-09-08 16:03:00 来源:通辽文明网

通辽县建县百年庆典之际,科尔沁农耕博物馆迎来了首批参观者。

生活场景

锄头

铁匠铺

耕耘播灌拓展沃野,农牧交替凝聚北疆。当历史跨入新时代,踏着改革开放40年的铿锵步履,科尔沁传统农耕的生产方式、生产工具和农民的生活方式、生活用品等,已经发生了革命性的变革。但是,农耕一直是通辽人的立身之本和千秋基业。目前,被誉为“内蒙古的粮仓”“全国重要的商品粮基地”的通辽在全国农业发展和粮食安全的大局中仍占有重要地位。

站在这个时代转换和文明嬗变的历史节点上,为研究、存留和展示科尔沁传统农耕文化,政府部门以及有识之士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传承的使命感,以抢救性地收集、存留和展示中华民族传统农耕生产生活用品。以百年科尔沁为立足点回望过去,重现传统农耕时代,已渐渐远去的事物与境况;全方位展示科尔沁原生态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农村农业的历史留痕。

在城市化快速发展的进程中,那种耧铃叮铛、精耕细作、质朴宽厚的传统农村生产生活方式渐渐远去。8月12日,恰逢通辽建县百年之际,隶属科尔沁区的首个博物馆——科尔沁农耕文化博物馆迎来了首批客人,开启通辽农耕时代厚重而沧桑的历史记忆。

这里有不同时期的老式农具,犁杖、耙、耧、石头滚子、镰刀、叉子、点葫芦、石磨、石碾子、风车……还有各类农村生活用具,簸箕、笸箩、撮子、粮袋子、蓑衣、斗笠、老式炕桌,泥火盆、斗、升……馆内上千件曾经与人们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老物件,将参观者带进时光的长廊,聆听科尔沁农耕文明的足音。

 生活用品

 石磨

马车

风车

追溯农耕文明 寻找精神家园

沿着科尔沁区民航路一路向南,原绿水花卉庄园的位置,在这个八月里奇迹般地诞生了一座博物馆。具有时代感又融合地域文化元素造型的展馆顶部,“科尔沁农耕文化博物馆”的牌匾尤为醒目。

据介绍,该馆占地总面积9450平方米,建筑面积4080平方米,主展厅3000 平方米。

步入展馆,迎面的墙上,“回望绿野田畴的耕耘时光 再现视野渐远的农耕文明”一排大字映入眼帘,下方酷似浮雕的画面错落有致,手扶犁杖、人工点种、马拉石磙等图景将人们带到昔日农田耕种的忙碌中。

记者看到,整个展馆在布局上围绕主题,以实物陈列、模拟场景、图片、文字等多元形式,再现了科尔沁农耕文明的进程。

漫步于“农耕朔源”“农耕生产”“加工作坊”“家居生活”“文化生活”五个单元展区,1000余件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被分门别类地陈列着,置身其中,让人仿佛“穿越”到了传统的农耕时代,每向前跨越一步,泥土中凝固的历史就会离你更近一步。

位于入口右侧的第一单元“农耕朔源”展厅,石器、陶器、铁器、瓷器……一件件原始简陋的石耜、斧、锛、凿子等静静地躺在展柜里,这些看似简陋粗糙的工具,却充满文明的力量与智慧。在这里,历史不再是一串串枯燥乏味的文字记载,它变得如此生动、如此直接。当传统农耕文明渐行渐远之时,透过这些年代久远的农耕器具,我们可以感受到科尔沁农耕文明的厚重深邃和激越。

据史料记载,科尔沁农耕文明始于新石器时代,历经三次历史发展阶段。第一阶段为十世纪中叶辽代,西辽河、老哈河、西拉木伦河区域“编户数十万,耕垦千余里”,农业已经成为当时的主要产业。第二阶段为清代,历经康熙“遣官教之耕”“燕鲁流民”越柳条边墙,私垦蒙地,光绪年间解除蒙地禁垦,移民实边,截至清末明初,哲里木四部十旗开垦耕地达9657.53万亩,从传统的游牧生产为主过渡到农耕生产为主。第三阶段为新中国成立后,科尔沁的农业发展进入了从传统农耕文明,向现代农耕文明转变的轨道,耕地面积由1949年的1084.61万亩,发展到现在的2026.35万亩。

随着解说员的解说,我们步入第一单元“农耕朔源”中,一个生动的模拟场景不禁让人缓步驻足。一把笤帚静静地躺在碾子上,些许麦粒散落其间。这个出自科尔沁区莫力庙苏木府巨古城遗址碾子年代久远,尘封的碾盘镌刻着过去人们的生产和生活的方式,营造出浓浓的乡愁。

曾经,碾房是人气最旺的地方。因为家家户户都需要磨米磨面,为了早早加工完米面,人们通常要前一天晚上就去占碾子。所谓的占碾子,无非就是将一把扫帚放到碾盘上,表示已经有个人提前占下了碾子。转动磨盘分人推驴拉两种方式。用小麦磨面,就是把麦粒均匀撒在碾盘上,在沉重的碾砣和碾盘摩擦中,碾碎了那些黄乎乎的麦粒……

静静的石磨碾子,如今已难以再转动。然而如今的年轻人难以想象,几十年前,它曾是老百姓离不开的工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碾出了赖以生存的粮食呢。

步入第二单元“农耕生产”展厅,备耕、春播、夏锄、产耥……墙上的一幅幅老照片像流动的记忆,久远年代里模模糊糊的老通辽形象在眼前开始生动清晰,农耕足迹一一再现,撞击着人们的心灵。

人扶犁、两牛拉犁、人工点籽、辽阔的远山,极具纵深感的模拟农耕场景,可以感受到当年春耕的繁重与忙碌。

这里展示的主要是传统的农耕生产用具,不同时期的各式木犁、铁犁、独轮车、镐镰耙齿、绳套……传统的农业春天播种,夏锄铲耥、秋季收割、入冬打场,每一个生产环节,都需运用不同的劳动工具完成。不同时期的农具代表着当时农业生产力发展的水平。锄头、叉子、耙子、扁担等农具,以及当时的粮食计量工具斗和升……一件件老物件仿佛诉说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的一幕幕,让人忍不住驻足观看,品味,感受。

繁忙的木匠铺里,吱吱嘎嘎的作业声犹在耳畔。碾房内,人声嘈杂的情景再现……加工作坊是农耕文明在发展过程,围绕农耕生产和人类生活而创造发明的原始手工业场所。在第三单元“加工作坊”展厅内,生动的模拟场景让人流连,铁匠炉、木匠铺的微缩景观还原了一项项传统手工技术。伴随着科技的进步,时代的发展,这些历史上承担着农产品加工重任的手工作坊已经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碾房、磨房、粮米加工,墙上的一组解放前通辽地区的老照片,更加直观地再现了当年人们生产生活状态。

站在这里,你可以尽情地想象:半个世纪前,广袤的通辽大地上,植被茂盛,河网交错,沟壑纵横,水鸟栖息,牛羊悠闲,民房低矮,良田肥美……

土地,因农耕而生动;农人,因农耕而踏实。

 居家陈设

 辘轳井

 点葫芦

叉子

历史与文化并重 收藏与研究共融

要想了解过去老通辽人的生活状态,那些已经消失的“生活必需品”无疑是最有力的注脚。

馆内的第四展厅再现了通辽已经消逝的农村院落的景致风情。走进篱笆院,迈进三间小土房,墙上挂的、桌子上摆的,地上放的,满是从前农民使用过的生产生活用具,样式多样,让人目不暇接。篦子、木箱子,土炕、炕席、炕琴、炕桌,泥火盆……昏黄的灯光均匀地铺在上面,完整的还原了老一辈人“几亩地,一头牛,孩子老婆热炕头”的生活记忆。

新中国成立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科尔沁地区的传统农业逐渐向现代农业转变,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不断融合,农业生产、农民生活,农村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生活水平实现了贫穷到温饱,温饱到富裕,由富裕奔向全面小康;家居生活从“吃饱穿暖”到“穿讲时尚,吃讲营养”,居住从“土房连片”到“砖瓦房林立,小洋楼拔地而起”,家居用品从“针线板子、烟笸箩、袜托子、木箱子、大衣柜”到“三转一拧、组合柜”到“摩托车、洗衣机、电视机、小汽车、电脑”,农民的衣食住行不断发生巨大变化。

科尔沁农耕文明是原住民文化与移民文化在不断融合中形成的,具有自己独特文化内容与特征,并形成了评书、好来宝、二人转、单出头、大秧歌等表演艺术。在第五单元“文化生活”展厅,扑面而来的就是具有鲜明的地方文化特色。大秧歌、大鼓书、打扑克、下象棋、拔河……迎面墙上,这样的一组老照片生动了当年的娱乐场景。

农耕文化是农民长期在农业生产中形成的风俗文化,以为农民服务和农民自身娱乐为中心,集儒家文化及各类宗教文化为一体,形成了自己独特文化内容与特征,特别是农民喜闻乐见的大鼓书、二人转等说唱艺术,大秧歌、文艺宣传队等表演艺术,是农村不可或缺的文化活动。

蒙古四胡、小号、口琴、手风琴,电子琴……一件件斑驳的乐器见证了当年的群众文化的繁荣。悠长的科尔沁文脉,在血管里涌流,开出一朵朵民间艺术奇葩。

《诺恩吉雅》《白虎哥哥》《韩秀英》《嘎达梅林》……深入人心的各种民间传说,映射出人们正直善良与爱憎分明的品格。

乌力格尔,好来宝……一人一把蒙古四胡,说的唱的,有身边人、身边事,也有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同时还伴有即兴再创作……一把把陈旧的乐器,纵使已隔半个世纪仍然那么迷人,生命力仍然那么强大。“保护历史根脉,留住共同记忆”是开设展馆的宗旨,同时更是科尔沁人的心声。

一把土,

散发着永恒的芬芳;

一方人,

传承了几千年农耕文化的灿烂辉煌;

一个展馆,

浓缩了自古至今的土地文化历史;

一种意识,

传递了生命之本的铿锵信息。

一代代草原人留下来的农耕文明印记,需要用心去感受。这样,你才能真正读懂这一方土地,领略代代相传的科尔沁农耕文化精髓。

文图/通辽日报记者 康桂君

 

留住乡愁

康桂君

科尔沁草原是红山文化的发祥地之一,同时也是传统农耕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当历史跨入20世纪后期,传统农业的生产方式、生产工具和农民的生活方式、生活用品等已经或正在发生着革命性变革。站在时代转换和文明嬗变的历史节点上,科尔沁区委、区政府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传承的使命感,决定建设科尔沁农耕文化博物馆,以抢救性地收集、存留、研究和展示通辽地区传统农耕生产生活用品和非物质文化遗产。

曾在农牧系统工作几十年的通辽著名摄影家王金,历时七年,历经艰辛,搜集涉及科尔沁农耕藏品千余件,恰逢通辽建县百年,受科尔沁区委、区政府委托筹建农博馆。

从建馆、设计、施工;到展厅的创意、策划、布展;再到文物的运输、整理、分类,尤其是上千件馆藏展品的寻访征集,可谓充满了艰辛。

“我们应该明白从哪里走来,记住通往故乡的路,守住心灵深处那片家园——我们的民族从农耕原点走来,我们的祖辈从农村原野走来,我们的文化从庶民百姓走来。把传统农耕生产活动、民间生活境况、底层社会状态和草根文化,深入而系统地研究、挖掘、记载、描绘下来,富有极大价值和意义。”这是王金的初衷。

青山绿水,悠悠乡愁,寄情农耕,情怀所至。建设农耕文化基地,让老年人抚慰浓浓的乡愁、让中年人寻回儿时的记忆、让年轻人懂得生活的不易。科尔沁区,正是用一座博物馆的情怀力证了她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文化传承的使命担当。

编辑:谢雨廷
回到顶部

通辽市文明办

官方微博“文明通辽”

通辽市文明办

微信公众号“文明通辽”

“今日通辽”

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