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科尔沁文化
溯源科尔沁文化传承
发表时间:2017-12-20 15:49:00 来源:通辽文明网

12月17日,通辽市民大北区美术学院会议室内座无虚席,来自各地的音乐家、演奏家、乐器专家、四胡传承人、教授和学者纷纷赶来,参加由通辽市民族事务委员会、通辽市文联主办,奈曼旗委宣传部、奈曼旗民族宗教事务局、奈曼旗文联承办的奈曼旗契丹音乐研讨论证会。

专家学者们齐聚一堂,倾听来自“远古”的乐音,为论证“考证契丹音乐归属地是否源于奈曼”和“奈曼本土挖掘整理的传统十六首古曲是否归属契丹音乐范畴”,发出各自领域的有力声音。

今年已八十高龄的老教师吴宝多年致力于契丹、蒙古和汉语语音、文字、音乐等研究,几曲优美的四胡演奏过后,他代表奈曼旗契丹音乐传承协会做《契丹音乐探索主题报告》,老先生旁征博引,以契丹文化为主线,延展出不少相关内容,蒙汉语并用,生动又诙谐,人们很快被带入轻松而热烈的讨论气氛中……有专家说,部分内容他是初次听闻,“或许对我的研究也有帮助,真是不虚此行,大有收获!”

随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高级编辑、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民间音乐艺术专业委员会主任、导演、作曲家、专家组组长朱智忠、内蒙古四胡协会会长、国家四胡一级演奏家、国家级四胡传承人巴彦保力格、科尔沁艺术职业学院四胡教授努力玛扎布、美籍华人、乐器专家汪洪、原通辽市博物馆馆长李乌力吉胡图嘎、通辽市民族歌舞团乐器研究专家、内蒙古民族大学客座教授包雪峰等人争相发言,发表见解。说至兴起时,为确认讨论细节,大家还邀请奈曼旗契丹音乐传承协会的成员们再次登场演奏。稍显局促的会议室里,不时爆出阵阵掌声,为音乐、为精彩的演奏,也为专家学者们的广见博识……

奈曼旗蕴含厚重的契丹民族发展历史,西拉木伦河与老哈河两河交汇处繁衍着契丹族的祖先,西孟家段村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设坛称帝的地方,曾雄踞北方大地,拓土开疆,建立了以“大契丹国”和“大辽国”为名号的北方少数民族政权,实行一朝两制,盛极一时,在奈曼旗出土的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见证着契丹文化曾经的灿烂与辉煌。在契丹文化中,契丹音乐无疑是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契丹音乐是在古大夏音乐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时代和地域文化元素,融合了北方草原游牧和中原汉唐宫廷音乐发展起来的。契丹音乐被称为“八音”,在古代用八种乐器演奏,但由于契丹和蒙古族同根同源,语言和生活习惯基本相同,在奈曼民族地区通过“蒙古四胡”演奏的形式得以流传。此次搜集整理的乐曲听起来具有亦胡亦汉、南北际会的特点,博大而又精妙,粗犷而不失高雅,与当代流传的草原音乐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又有明显区别。

近年来,奈曼旗契丹音乐传承协会对契丹音乐进行收集、整理、挖掘,成果丰富,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精典曲目的编排演艺。据了解,奈曼旗契丹音乐传承协会是通辽市乃至全区唯一一个研究契丹音乐的民间组织,该协会从散落在民间的古契丹乐曲中,挖掘选录出《老八板》《八条龙》《鸳鸯酷》《得胜歌》《得胜令》《碧岱来玛》《莆英花》等,这些音乐和曲目对于丰富契丹音乐文化历史研究有重要的意义,具有研讨价值。

论证会上,专家们从历史的纵向和世界的横向维度,以及音乐、历史、语言等多角度出发,列举出全国及世界范围内的文化事件,进行论证比较,一致表示,深入研究契丹音乐及文化,无论对提高中华民族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还是对提升奈曼旗地区形象、促进旅游及文化事业发展,都具有相当重要的意义。

专家们通过对契丹音乐主题报告的分析探讨和古曲演奏的甄别,认定通辽市奈曼旗及附近地区确为契丹古乐曲诞生之地,并确定了《老八板》《鸳鸯酷》《得胜歌》《得胜令》《碧岱来玛》《莆英花》等6首曲目为契丹古乐曲。此次研讨论证会认为,契丹音乐是在奈曼地区通过群众和艺人口口相传传承下来的契丹音乐“活化石”,也是我国音乐考古方面重要发现和突破。

“这是一件贯穿历史、横跨世界的大事,今天才仅仅是开始”,论证会结束后,与会的专家达成共识,纷纷表示,之后会持续关注,努力帮助邀请研究契丹文化的重要专家参与到更深入的研究论证中。

通辽日报记者 李晶

编辑:谢雨廷
回到顶部

通辽市文明办

官方微博“文明通辽”

通辽市文明办

微信公众号“文明通辽”

“今日通辽”

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