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科尔沁文化
那人·那马·那草原
发表时间:2017-08-24 08:50:00 来源:通辽文明网

出闸

科左后旗风景很美,风俗更美。

八月,天高云淡,风清气爽,芳草如茵,碧水潺潺。“科左后旗第一届骑手大会”选在初秋举行,是再适合不过了。

大会选址博王府赛马场,场地平缓,土软草柔,视野开阔。这一天,当地的群众或骑马或骑着摩托车、农用四轮车举家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有经营意识的还批发些副食水果或啤酒饮料等。此时方圆几公里人喊马嘶,赛会的气氛异常浓烈。

骑手大会开幕式上,风情浓郁的民族歌舞,潇洒剽悍的蒙古族男儿三技,精彩刺激的纯血、半纯血马速度表演,以及场面极为震撼的来自全国各地的1500名骑手狂飙草原……让来自区内外的游客云集科左后旗,充分领略了“英雄故里”“马王之乡”的风采。

科左后旗是英雄上马的地方。清代著名爱国将领僧格林沁就是从这里进京带兵,血战大沽口,大败英法联军。英雄、骏马、美酒雄浑热情的歌舞、洁白的哈达、勇敢、勤劳的人民,构成了这方天地的底色。

科左后旗是英雄上马的地方。牧区的蒙古族孩子,七八岁时就拥有了自己心爱的小马驹,从此一生与马相依相伴,形影不离。

你追我赶

草原上的蒙古马头大颈短,体魄强健,胸宽鬃长,体型矮小。在风霜雨雪的大草原上,蒙古马纵横驰骋,无所畏惧、勇往直前,颇受牧人喜爱。

从7岁起就跟着做马倌儿的父亲在马背摇篮长大的包成武,对马有着难以释怀的情感。退居二线后,他守着父亲临终前留给他的4匹良驹,将主要精力转移到养马、驯马上,立志光大科尔沁的马产业。

在2006年全区民运会和内蒙古第三届民族文化旅游节上,包成武驯养的赛马分别获得5000米、3000米速度赛马第一名。包成武说,马是科尔沁人最好的朋友,当年,科尔沁骑兵曾经是成吉思汗大军的先头部队,他们骁勇善战;解放战争中,科尔沁骑兵也曾立下赫赫战功。如今,赛马是科尔沁人最喜爱的民族体育运动,作为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草原人离不开马。今天,虽然马不再是主要的生产工具,但科尔沁人仍旧养马、爱马,马是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割舍不下。

与包成武一样,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对马的热爱与生俱来,缘自血液。

一决雌雄

赛马场上,层层叠叠围拢的观众头顶烈日,翘首观赛。骑手打马而过之处,口哨声、欢呼声响成一片。当第一名刚一撞“线”,其亲友及其追随者和观众也簇拥而至,像拥戴着凯旋的勇士一样尾随很远。

“爷爷级”的2号选手,54岁的宝音德力格身材矮小,不善言辞。但是,跃上马背的瞬间,他仿佛变了一个人:神情刚毅,目光如炬,打马而去,如利箭离弦。同伴笑称,马在他的眼里甚至胜过对老伴的呵护,马就是支撑他生命的精气神。

12岁的永平不顾场地保卫人员的劝阻,冒险跑进闸口,就是为了亲一亲叔叔家参赛的那匹蒙古马……55岁的骑手巴特告别赛场多年,宁可当马倌也不帮亲属经商赚大钱……

开赛前一天,当地突降大雨。细心的马主把自己心爱的纯血马牵进了早已准备好的帐篷里,并给它披上了毯子。远处,三五成群的本地蒙古马。在这场秋日草原的凄风苦雨中,它们依然显得那么悠然自得。

23岁的阜新小伙儿莫日根一直以身体里流淌着蒙古族的血液而骄傲。因为他的爷爷是纯正的蒙古族,从小也爱听爸爸讲述有关蒙古马的故事。当他来到科左后旗,就被眼前这一幕幕深深的打动了。那种感觉无法用文字描述。能拍的他都在拍,能按的快门他都在按。因为,眼前呈现的,是英雄上马的地方,实在令他感动、令他震撼。

12岁的永平

科左后旗是英雄上马的地方。近年来,为使赛马这项体育项目发扬光大,科左后旗把发展马产业确立为拉动文化产业和旅游产业的重要增长点。2006年,该旗组建了自治区第一家市级马术协会;2007年,筹资700万元改造扩建了“博王府赛马场”,成为自治区东部地区第一座规范化赛马场;十几年以来,科左后旗马术队在全国和自治区的比赛中获金牌62枚、银牌38枚、铜牌36枚……

随着“马文化”和“马经济”的兴起,科左后旗马队仅在近几年各种比赛中就创收130多万元,这更加激发了农牧民养马的积极性。目前,全旗传统蒙古马的饲养已形成规模,饲养规模一万匹左右。同时,政府发挥典型示范合作社的示范引领作用,为园区建设、合作社手续审批等提供高效服务,以马产业发展带动就业和旅游业基础设施建设,使马产业公司、合作社实现健康成长。现在,科尔沁优良赛马的均价都在6万元以上,当地很多牧民也通过多年参加比赛,在赛事上获得的经济收入达到四、五十万元,非常可观。而且,现在全国许多马术俱乐部,都有科左后旗的养马师、训马师和骑手……

科左后旗是英雄上马的地方。该旗还把“马文化”产业发展纳入长期发展规划,收集、创编了体现地域特色的马文化产品和节目,以精彩的马文化活动带动地方文化旅游产业发展,鼓励企业和个人创作与马有关的书籍、影视作品以及艺术品等。在当地人创作的音乐、歌曲、舞蹈、绘画和诗篇中,无不充满了对马的由衷赞颂,特别是那悠悠长调和翩翩舞姿里无不流露出对马的深厚情感。据说在一次民间那达慕上,两位歌手以不重复歌词为规则,唱了100首赞颂骏马的歌曲而难分胜负……

场外观众

可以看出,大千世界的帷幕难以遮掩传统而璀璨的文化,现代的流行节奏也不能轻易改变这里的人们的生活习俗。走进英雄上马的地方,人们的心灵都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净化;走进英雄上马的地方,人们的思想似乎达到了忘我的境界。而和这里的人们接触的时间越久,就越有返璞归真的感觉。

骑手大会结束了,草原上响起了悠扬的琴声。千百年来,伴随着感人肺腑的琴声,成吉思汗的后人已被草原上的风吹红了脸,被无遮无拦的阳光晒红了皮肤。有人感慨说,这片草原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沧桑,经历了人与马的共生共荣,这里的每一颗草,都能演变成一个故事。

微风拂过草原,马头琴声飘向远方。秋天对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说,是个收获的季节。在草原琴声中,在“英雄上马的地方”,还会继续演绎动人的精彩故事。

文图\通辽日报记者 康桂君 郝曦晖

编辑:谢雨廷
回到顶部

通辽市文明办

官方微博“文明通辽”

通辽市文明办

微信公众号“文明通辽”

“今日通辽”

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