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科尔沁文化
葛·呼和少布
发表时间:2017-07-31 08:50:00 来源:通辽文明网

——用浓郁诗意构建平凡人生

鲁迅文学院同学、蒙古族散文诗作家葛·呼和少布,对散文诗有较深的造诣,写出了一部散文诗大作《围猎天下》,还有其他零星的散文诗不断在一些刊物上亮相。此外在歌词上的成就更是非凡,《走进扎鲁特》《多彩的扎鲁特》等在当地广为传唱,并有歌词获各种奖项。他的文化论文也写得不俗,《民族文化之花竞相绽放》等文在内蒙古自治区党刊《实践》上发表。

让我意外的是,葛·呼和少布在小说创作上,具有令人刮目相看的才华。日前,他给我发来了他小说的一个小节选,要我提点建议。小说叫《红色的月亮》,首先这题目让我眼睛为之一亮……

众所周知,一篇文章,尤其是一篇(部)小说的题目至关重要。它可起到画龙点睛、提纲挈领的作用,甚至可以说,一个题目就是一篇文章的灵魂。好的题目,能诱导读者去阅读这篇文章。

在人们的常识和一般作者的习惯描写中,月亮都是银白色的,月光是如水的。可葛·呼和少布的小说题目竟是《红色的月亮》,一下拓展了读者的文化视野,增加了读者的想象空间。读者不由会想:只有太阳才是红色的呀!怎么月亮也是红色的?这有何含义,想告诉读者什么?因之诱惑读者不得不去读它。

呼和少布照片

葛·呼和少布发来的这一小章节,讲述的是一群男女大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去生理实验室,用青蛙做小脑调节运动机能的实验活动。老师把青蛙的四肢固定好后,很娴熟地用剪刀剪开青蛙的头骨,用针猛扎一下小脑,然后把青蛙放回水盆中,青蛙的运动便开始出现失衡状态……对此,女生们不忍目睹,纷纷捂眼扭头;男生们倒是兴趣盎然,各自连忙逮来装在水捅里的一只只青蛙开始做实验。

男主人公也像同学们一样逮来了一只青蛙。尽管他自小就怕青蛙和蛤蟆,但眼下迫于一名男大学生的使命,他也只好逮来一只青蛙做实验。可他痉挛的手却始终固定不住青蛙的四肢,实验因而无法进行。这时候,女主人公出现了。她来到男主人公身边,替男主人公直接用针头刺进青蛙的小脑里,使青蛙的运动失去了平衡……

文中对男女主人公间的言谈举止进行了细腻的描写。既有双方带几分俏皮又不失深意的对话,更有相互间微妙关系和情感的展示,还有男主人公心理活动的精确刻画……虽然,这不过是千字左右的一个小节选,但“窥一斑而见全豹”,从这个小章节上,让我看到了葛·呼和少布在小说创作上的不凡才情。

小说创作须要讲究它的构成要件。诸如语言、立意、人物、故事、结构、情节、细节、描写等等。

语言。谁都明白,文学是一种语言艺术。虽说文学语言来自于人们的平时用语中,但文学语言必须高于平时用语,是对平时用语的一种提炼和升华。且各种文学载体的语言,都有各自独特的风格和韵味,小说语言尤其如此。

比如写一只苍蝇飞过去。如果写成“一只苍蝇飞了过去”,这是平时的语言了。但若写成“一只苍蝇在仓皇逃窜……”,这就是文学语言了。后者不仅给读者很形象的感觉,更提供了想象的空间。

葛·呼和少布不愧是诗人出身,在这个小节选里,通篇都是诗的意境和诗的语言。

节选的开头一句话:“太阳把晚春的天气燃烧得冒了烟儿,天地之间一片混沌如同你昏昏然的大脑。”不仅很形象、具体地写出了天气的炎热,更难能可贵的是还带出了主人公的精神状态。

平常在酷热的天气里,人们都能感觉到那滚滚热浪氤氲成景,如烟似雾,但很少有人能很恰当地表现出来。可作为诗人的葛·呼和少布,仅用“冒了烟儿”四字,就描摹出了那种灼热的天气,让读者有种身临其境之感。

呼和少布在歌曲录制现场

葛·呼和少布的语言是很完美、也很精准的。不管是叙述语言还是人物语言,都运用得相当的恰如其分。叙述语言,不仅句句有诗意,而且能够恰当地表达出作者的态度。并十分高超的是:在文中根本看不到作者的影子。作者的情感是在平静的叙述中自然流露出来的。特别是人物的语言把握得更好,适合人物当场的环境、氛围以及心情。

立意。立意是一部作品是否成功的关键。有好的立意自然就有了好的主题思想。

由于葛·呼和少布仅给我提供了一个千字左右的小节选,就再无别的资料可阅,我还无法完全了解他这篇小说想要反映什么。但仅从他那个小说题目及这一小节选上,我就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这是一个积极、健康、向上的主题。相信读者能从这篇小说中获得美的和善的东西。

“文如其人”。这样的立意是跟作者的性格和心态有关。在鲁迅文学院与葛·呼和少布相处的那段时间,他成天乐乐哈哈,不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也许是辽阔的蒙古大草原赐给了他旷达的胸襟;或许是大草原上的清新空气,润养出了他纯洁的心态,让人感觉他的心态很阳光。如此心里充满了阳光的诗人,写出的作品会不积极、健康、向上么?读者能不从中获得一种美的享受么?

人物。所有的文学作品,莫不写的都是世间的人、事、物。虽然,写人、叙事、状物三者是相辅相成的,但很多时候,特别是在小说这种文体上,写人便是重中之重。人物成了作品的灵魂。作品中的人物写活了,这部作品也就成功了。

葛·呼和少布深谙这条小说创作规律。所以,在他的这段小说节选中,对人物的描写很到位,不管是对群体的白描还是对个体的细写,都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地写出了各自的形态、心理和思维等音容笑貌,呼之欲出,仿佛让读者感同身受各个人物的所思所感所为。

故事。小说都是由故事构成的,或者说故事是小说的基础,没有故事也就没有了小说。而故事与小说之间仅一步之遥。如果故事只停留在讲故事这个层面上,那不管这个故事多曲折甚至多离奇,它仍然只是个故事。相反,只要所讲故事里加入了小说的构成要件,确切地说在这故事里写好了人、叙好了事、状好了物,这故事就变成了很优秀的小说。

葛·呼和少布的这段小说节选里,虽然故事很简单,可就因为溶进了小说的元素,写出了性格迥异的丰满人物,清晰并包含情感地讲述了事件的始末,尤其是绘声绘色地摹写出了故事现场的环境、气氛以及人类和青蛙们的形态、表情等,便成了一个过目不忘、发人深省的小说场面。

结构。结构是所有文学作品中,尤其是在长篇小说创作中值得永远探讨的一个重大课题。小说的结构都要讲究松紧、疏密、缓急、繁简、起伏等艺术技巧。小说的结构处理好了,行文会如云流水,阅读起来就畅快无比,有种美的享受;如果结构处理不当,小说写来磕磕绊绊,阅读起来就更是脉络不清,会造成审美疲劳。

从葛·呼和少布的这段小说节选中,我感觉到他对小说结构的把控是胸有成竹的。在有序流畅的描写中,他该繁就繁、该简就简,该急就急、该缓就缓,毫不含糊,营造出了一种跌宕起伏的阅读美感。

情节。谁都清楚,小说由故事构成。故事又由情节来组合。小说里是缺不得情节的。不管是长小说还是短小说,都是用情节来支撑故事,再用故事来成全小说。虽然故事情节都可以编造,但作者是否高明,在编造故事情节上就会有所体现。

高明的作者编造出的故事情节,找不到一点刀斧痕迹,即便明知这情节是编造的,可也感觉是真实的,甚至好象觉得是发生在自己身边之事,从而引起了读者的共鸣。这是因为作者在编造故事情节时,遵循了自然规律和人生常理,才达到了以假乱真的效果。

但对于那种笨拙却自作聪明的作者,因为是在违背了自然规律和人生常理的情况下编造出来的故事情节,读者一看就是假的,便失去了阅读的兴趣,也就谈不上共鸣和传播了。

葛·呼和少布的这段小说节选中,情节在自自然然中铺陈开来,感觉不出有编造之感,寻找不出有刀斧之痕,读来令人信服,所以这段小说的情节设置是成功的。

细节。凡是写小说的人都明白,情节好编细节难寻。而细节是小说的生命。就像诗要讲究诗眼,小说必须有细节。一篇(部)小说光有向善的主题、离奇的故事、曲折的情节,却没有独特和新颖的细节,也是空洞之物,成不了小说的。

葛·呼和少布的小说节选里,虽只有短短的千字左右,里面却有不少独特的细节。譬如对青蛙在实验前和实验后形状及动作的描写;再譬如男主人公在女主人公主动替他给青蛙做失衡实验后对女主人公的那个眼神等等,这些珍贵的细节串连成一条五彩斑斓的情节,丰满了故事,支撑起了小说。

描写。葛·呼和少布在这一小段小说节选里的描写是很到位的,不管是环境描写、人物描写还是心理描写。特别出色的是,他在环境描写时,不单单是为环境的描写而描写,他用所描写的环境来映衬人物的精神面貌。譬如在小说节选的开头那句描写。另外对人物的外形不做静态的描写,而是在动态描写中完成。这是写作成熟的标志。

葛·呼和少布有极强的文字驾驭能力。这让他能随心所欲地运用第二人称来书写,这既避免了用第一和第三人称书写带来的弊端,同时也吸纳了其他一些优势,在第二人称的写法上,读来亲切别有一番风味。

所以,发来的这一段节选是成功的。如果要我提点什么建议,主要是在叙述语言上,不要太过于追求诗意而出现僵化,应该利用一些有文学味道的日常语言,使之读来摇曳多姿,让读者得到亲切、平和及唯美的享受。

文\杨林文

编辑:谢雨廷
回到顶部

通辽市文明办

官方微博“文明通辽”

通辽市文明办

微信公众号“文明通辽”

“今日通辽”

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