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科尔沁文化
包福全:电声四胡拉出草原新曲
发表时间:2017-04-28 09:48:00 来源:通辽文明网

 

四月,科左后旗,哈拉乌苏湿地。

长天湛蓝如洗,一轮红日高远。

远处,赭黄沙丘连绵起伏。眼前,青黄的芦苇荡迎风沙沙作响,透着荒凉、孤寂与单调。

几名健壮的蒙古汉子手执马头琴、四胡、火不思,逆风而行,一路跋涉,渐入画面。

右手弓子移动,一曲《鸿雁》应声荡漾。顷刻间,听者仿佛被带到了异域的土地上翱翔,这琴声粗犷、深情、热烈,宏韵中参杂着淡淡的忧伤。似琼浆入喉,直抵肺腑。如果是醉汉,听着可以下酒。

这是腾韵乐队拍摄第一支纯音乐MV的场景。

 

 

有别以往,此次的演奏,也是一次全新的展示。四胡、火不思都经过了电声改造,电声在这支MV中发挥的淋漓尽致。

乐队队长包福全,电声四胡的制作者。尽管人过半百,精神头胜似小伙儿。9岁拉琴至今,工夫融进岁月。

将传统的四胡改造成电声四胡,这背后有着他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科尔沁草原的蒙古人家,几乎家家户户的墙上都挂着一把四胡。幼年的包福全耳濡目染,对四胡有着与生俱来的灵性。文革时期,村上的文艺宣传队经常演出,演出当然离不开四胡。每次演出,神曲般的美妙琴音响起,台下的包福全就会嚷着要四胡,任大人们连哄带吓,也不见奏效。哭的无药可救时,母亲只得把他抱回去。

无师自通,9岁时,包福全就可以拉出很完整的曲子,而且功夫精到。后来,包福全举家搬到科左后旗甘旗卡镇上,生活环境的改变,加之忙于求学、工作,四胡一度淡出他的生活。

直到多年后的一次下乡,牧民家墙上挂着的一把尘封已久的四胡又唤起了他心底里的情愫,于是他又拉起了曲子。渐渐的,他在圈子里有了名气,并开始参加各种民间、社会团体的演出活动。

 

 

一次次的演出,台下掌声热烈,台上的包福全却眉眼不展。“传统四胡、火不思在演奏时,传声距离往往十分有限。乐手在舞台上演奏时,必须将乐器对准话筒,只要偏一点,声音变味了。在广场上演出更麻烦,有风一吹,话筒呼呼响,有噪音,遇到风大时,话筒架子就经常被刮倒。”在演出过程中,包福全发现传统四胡相比现在乐器的劣势。

当时他想,如果把话筒芯直接安装在四胡琴筒里面,再安装一个插座,连接电源就可以代替外置话筒,就不必再为话筒被风刮倒而担心。

 

 

小小的改进,着实让包福全和喜爱四胡的朋友们高兴了好一阵子。可是渐渐的,他们感觉到了这种方式也存在弊端:话筒受风的影响有杂音,琴放在腿上产生的震动也会影响音质,这个时候,包福全沉不住了,开始潜心专研传统四胡向电声四胡的转变。

做过木匠,瓦匠,电焊,还会修理家电,并精通电脑的包福全“十八般武艺”全用上,在此后的三个多月时间,从设计、绘图、选材,到制作加工……他借鉴了电贝斯,小提琴的制作原理,从中寻找灵感。然而,制作的过程并不像他想像中那么容易。

“保留传统造型不能改的太大,改的是发声原理,最难点是电器怎么适应?”包福全首先对四胡进行了电声改造。利用电子拾音器把琴弦振动变成音频电流,并通过效果器的处理后传至音箱发出四胡所特有的声音。

在改造上,包福全始终坚持着传统四胡的精髓。

 

 

从外形上看,电声四胡与传统四胡并无太大差别,琴杆和琴轴和弓子与传统四胡并无二致。变化的是就是琴筒,传统琴筒七八公分厚改成3公分多厚,原理是弓子通过琴弦一拉震动琴筒琴马下边有个石英棒,石英棒通过震动产生电流,电流传到声音器里面,经过无线输出音频线传到功放里面,对四胡音色可以调整,声音厚薄也可以调整。

电声四胡保留了传统四胡独特的音色,而利用效果器处理后的音色,要比传统四胡音色更加饱满,声音大,十分利于大型舞台表演。同时,通过一把四胡可以扩展成多把四胡齐奏音色,实现八度重低音、混响、延迟及合唱等多重效果。

电声四胡把包福全所有的精神世界、内心世界,民族音乐世界的元素一下子放大了十倍甚至是几十倍,它有那么多的音色,有着无限的拓展空间……

“不能死守规矩,该改进的就要改进。”包福全说,想让蒙古族乐器传承下去,走的更远,需要不断突破,不断创新。

前不久,包福全的电声四胡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知识产权局颁发的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也得到了四胡爱好者的喜爱和认可。

没事儿时,大家聚在一起 以曲会友。《鸿雁》《敖包相会》《诺恩吉雅》……这些优美的蒙古族歌曲,用略带伤感的电声四胡、火不思等演绎出来,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文图\通辽日报记者 康桂君

编辑:谢雨廷
回到顶部

通辽市文明办

官方微博“文明通辽”

通辽市文明办

微信公众号“文明通辽”

“今日通辽”

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