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通辽好人365
那顺:草原上最美的“马背法官”
发表时间:2018-01-08 10:42:00 来源:通辽文明网

他曾是一名数学老师,只因目睹一位牧民在法庭上有话却难以表述惨遭败诉而“弃教从法”成为一名法官,他要用肩上的责任和正义托起当事人的整片天。“法官的承诺就要像板上钉钉子,再有困难也绝不能失言。”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26年来风雨兼程默默诠释着一名共产党员的职责和使命,用真诚与坚守播撒着法律的公正与尊严,他的足迹踏遍了科尔沁草原深处8000平方公里山地草原的沟沟坎坎……他就是通辽市扎鲁特旗人民法院巴雅尔吐胡硕法庭庭长那顺。

三尺讲台到优秀法官的领奖台

1960年10月,那顺出生在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高力板朱家屯。在他四岁的时候,举家搬迁到当时的哲里木盟扎鲁特旗巴音忙哈苏木巴音花嘎查。22岁那年(1982年),那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哲里木盟师范学校后,在扎鲁特旗乌力吉木仁苏木中学任教,成为一名数学老师。在讲台上,他忘我地奋斗,努力为贫穷落后的牧民子弟传授知识,引导他们要靠所学知识改变生活现状和命运。在从事教育工作十年里,那顺曾多次荣获盟、区级“教育育人”系列先进个人荣誉。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那顺产生“弃教从法”的念头。因为他亲眼目睹了一位老实憨厚的牧民,因一起承包羊群的合同纠纷,在法庭上有话却难以表述惨遭败诉,又险些家破人亡,走到生命尽头。从那一刻起,那顺觉得正义对社会和谐的重要性,只有依法才能更好地匡扶正义。机会总是不辜负有准备的人。1992年10月,扎鲁特旗人民法院进行扩编招录考试,那顺以高分考入,由此他走上从事法律工作的道路,成为用法律的天平平衡社会多元关系,调解矛盾纠纷,主持公平正义,构建和谐与安宁的“使者”。他曾先后在扎鲁特旗乌力吉木仁、居如河等基层法庭工作。2004年,那顺怀着对草原人民的深厚感情,他主动请缨到扎鲁特旗最北部、最艰苦的巴雅尔吐胡硕法庭工作,这一干就是13年。在他的带领下,巴雅尔吐胡硕法庭连续十二年被评为先进集体。他个人多次被评为市级“优秀共产党员”“优秀政法干警”“调解能手”,两次分别被通辽市政府、通辽市中院荣记个人二等功、三等功,一次被自治区高院授予二等功;2006年,原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谢安山视察法庭工作时,欣然题词“法庭楷模”;2009年被通辽市委、市政府评为学习使用蒙古族语言文字先进个人;2012年被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授予“办案标兵”称号;2014年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人民法庭工作先进个人、被通辽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评为“最美通辽人”;2015年3月通辽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全市法院系统向那顺同志学习的决定”;2016年1月被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评为全区优秀法官,4月荣登“政法英模榜”,6月被评为“全国法院党建工作先进个人”,其事迹被拍摄成党建专题片《老那来了》,于2016年7月1日在中国教育频道法制栏目首播;2017年1月被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授予一等功。2017年12月被全区评为“2017年内蒙古十佳法治人物”;2017年12月6日被评为全国优秀法官。

老乡心目中最信任的“马背法官”

扎鲁特旗巴雅尔吐胡硕法庭管辖面积8000平方公里,占全旗土地面积的近二分之一,南北长达100公里,农牧民居住分散,交通极为不便,有时为办好一起案件,要连续几次往返调解,若赶上沙尘、雨雪天气,草原上的路大多无法行车,只有靠骑马或步行。因此,那顺工作的地方被当地百姓称为八区,他也被老乡们亲切地称为草原上最美的“马背法官”。辖区今年82岁的巴图老人这样说道:“在我们当地,牧民们都对那庭长心服口服,无论大事小情,他都当成自己的事儿一样对待,而且很多时候忙乎一天连口茶水都顾不得喝。”

多年来,那顺一直把司法为民深深印刻在内心深处,他的心里始终装着自己守候多年的草原百姓。“工作在最基层,每天都同农牧民兄弟打交道,我深知他们需要什么?为了方便他们诉讼,我一直坚持百姓在哪里,法庭就出现在哪里?”“法官的承诺就要像板上钉钉子,再有困难也绝不能失言。” 那顺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考虑到辖区面积大,辖区内98%的人口都是蒙古族,那顺干脆把案子按照区域或者条线来划分。每次巡回审判,他带领着法官驱车几百公里到牧民家,把法庭直接开到当事人的家里,而这一趟需要几天才能返回法庭,但想到这一路上能够办很多案子,化解很多纠纷,那顺早已忘记了艰辛与劳累。2007年,那顺针对蒙古族当事人使用汉语言诉讼不方便的实际,开发配置了蒙语诉讼软件。法庭采取“蒙汉双语诉讼,突出蒙语”的亲民工作方式,做到用蒙语宣传法律、开庭、记录、书写相关诉讼文书,蒙语诉讼的案件裁判文书100%使用蒙文制作,为当事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保障了蒙古族群众使用本民族语言诉讼的权利。2012年以来,扎鲁特旗法院开始将支部建在法庭上,成立了辖区六处基层法庭联合党支部,那顺成为了联合支部书记,他把党建工作与司法审判紧密集合,以党建工作推动基层审判工作发展,实现党建与审判的共赢。他努力寻找审判,承载党建的载体,在辖区开展巡回审判方便当事人诉讼,开展送法下乡,推动基层法治社会建设,开展送法进企业,为地方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他时常会与法庭辖区内的老党员进行沟通,听取他们对法庭工作的宝贵意见,并与他们交流沟通相关情况和信息。

2016年,那顺借鉴先进地区经验,在辖区首创了诉讼服务二维码,群众可以直接用手机扫码,查看文书样式、审判程序等诉讼内容,把信息化技术引入大草原,实现“让数据多跑路、牧民少跑腿”。这种便民利民的服务方式很快在全院得到了推广应用。

不在办案现场就在办案的路上

2013年10月23日,天还没有亮,那顺和书记员永胜就出发赶往90多公里外的哈拉盖图嘎查,路程不算太远,但一夜暴雪,使这条道路变得格外难走。要想在中午前把赔偿款送到原告参丹家,必须凌晨6点以前从法庭出发。

原来,牧民金福雇用的羊倌在放羊时因口渴,到一户牧民家喝水。后来发现金福的羊群和另一群羊混在了一起,羊倌便把两群羊全赶回了羊圈。后来,参丹发现自家羊群不见了,几经寻找,在金福的牧场找到了羊群。可参丹发现,由于羊多圈小,自家的羊被踩死了20只。为赔偿问题双方争执不下。情急之下,参丹把电话打给了那顺:“那庭长,我的羊被金福家羊倌关起来,死了20只,这事你们管不?”了解情况后,当天下午,那顺便来到了金福家。那顺认真听取了当事人的理由,一番认真分析,划清了双方的责任,当事人心中的怒火和委屈也渐渐平息。划清责任后,那顺又给双方算起了账,一小时不到,纠纷解决了,金福答应赔钱,参丹也同意将赔款时间推至打草期结束。说起去调解纠纷途中的困境,书记员永胜回忆,一次,车辆在去办案行驶途中刹车片出了故障,当时想找人来修,却发现手机根本就没有信号,这样尴尬的窘境太多了,还有一次,那顺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女人哭哭啼啼地说,丈夫去世了,婆婆要把家里仅有的200只羊和几匹马都要拿走,第二天就要来抓羊了。感到事情紧急,那顺带着一名法官和一名书记员跳上车就往那个女人家赶。当时法庭只有一辆破旧的面包车,车子在布满厚厚积雪的高山草原上艰难地前移。一个下坡处,积雪越来越厚,面包车陷在了雪里。三人只能分头找人帮忙,同时约定,天黑前必须回来。雪越下越大,寻找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见到一个人影,三人陆续回到了车旁。

“天马上黑了,不能留在这里,太危险。往东走有家牧铺,咱们到那去!”那顺带着法官和书记员顶着风雪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大山深处走去。“庭长,我走不动了!”年轻的书记员说,落在头发上的雪花凝结成了细细的冰凌。“不能停,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热乎乎的奶茶和羊汤等着你呢!”那顺鼓励着书记员。晚上11点多,走到牧民山丹的牧铺时,三人厚厚的棉袄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和白白的雪,棉靴已经湿透。“再晚一点,我们可能就冻死了。”回忆当天的情形,那顺黝黑的脸上依旧是憨憨的笑容。

2015年7月的一天,布仁白乙拉家的605只羊进入了刘志龙家的玉米地,刘志龙将布仁白乙拉的羊圈进自己家羊圈。双方协商无果后,布仁白乙拉联系巴雅尔吐胡硕司法所工作人员寻求解决,司法所工作人员现场清点羊数,并制作了询问笔录,但几次协调均无功而返。布仁白乙拉情急之下又向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民警接到报案后,对刘志龙进行说服教育,仍未见成效,被告还是执意扣羊群,要求索赔玉米地的损失。僵持三天后,原告布仁白乙拉来到巴雅尔吐胡硕法庭,请求尽快立案解决。此时,那顺正赶着周末请假去北京陪妻子看病。接到助理的通知后,那顺对妻子说:“咱回去吧,反正这次只是检查,暂时也不需要住院,待过些日子再过来住院治疗吧!”就匆忙找售票点,订了回程的票。那顺的妻子对他这样突如其来的决定习以为常,心想又是工作上有啥急事了。

第二天,那顺就直接赶到了刘志龙的牧铺。在详细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那顺徒步到被告玉米地处,进入遭受羊群踩踏、啃食的片区,他顶着炎炎烈日,在地里详细查勘完后,浑身湿漉漉地回到被告家,虽然屋里一片狼藉,无落脚之地,但那顺并没有嫌弃脏乱,盘腿就坐在了炕中间,便打开了“话匣子”,与被告刘志龙掰起手指算起账。在那顺的协调下,两人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返回时,那顺说道:“对这种经过司法所、派出所调解都未果的纠纷如不及时解决,不仅对邻里相处有影响,日后两家很可能因此结仇,会干出一些极端出格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及早入手,用公正的裁判把矛盾消除在萌芽状态。”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那顺总是会第一时间出现在纠纷现场,为此,他的家人被抛在路上就成了“家常便饭”。

多年来,那顺一直身处基层,奋斗在审判第一线,一心为百姓,勤勤恳恳忠诚干事业,用真诚和智慧处理了一起又一起难案、要案。那顺说:“民事审判审理的大多是家长里短、民间借贷等老百姓之间的纠纷,事情虽小但是情况复杂,处理不好就会引起农牧民不满并产生个别不稳定因素。因此,我们注重更多的是调解技巧的运用,用智慧和真诚化解矛盾、取信于民。”

让法治之花开遍草原每个角落

那顺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他有的,只是一颗公正司法的赤诚之心。在他心中,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就是天大的事。长期工作在基层,那顺照顾家庭和家人的时间比较少,组织上也曾多次考虑调动他回院机关工作,但他总是难舍与基层群众的感情,多次婉言谢绝。

2017年,组织上推荐那顺参加最高法院“我最喜爱的好法官”评选活动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被问道:“那顺庭长,是什么让你扎根基层二十多年风雨无阻、无怨无悔,是什么让你做到情系草原、无私奉献?”面对记者提问,那顺坦言:“说实话,这些问题我确实没有系统想过。”但那顺后来告诉记者,有一次,在开车办案的路上,看着那片辽阔壮美的青青草原,我回想起当时那位记者的提问,突然找到了答案。“大草原哺育滋养了我,法官职业让我赢得了牧民的尊敬和信任,化解纠纷、造福边疆,让法治为大草原带来更多的繁荣和谐,就是我最大的心愿和动力。”有了这样的答案,他更加觉得,必须通过自身的努力,把法治信仰扎进牧民的心窝里,让法治之花开遍草原的每个角落。

“我虽然已年过半百,但对人民司法事业的追求和热爱仍是我奋发拼搏的动力。司法事业培养、造就了我,我能为全心全意献身司法事业而骄傲。”

记者了解到,那顺从事审判事业以来,他承办案件4000余件,无一件超审限,无一件违法违纪,无一名当事人缠诉上访。他所审结的案件调撤率在95%以上,巡回办案比重超过60%,群众满意度高达99%,均占全院之首。26年来,他耐心疏导,细心做事,热心待人,公心断案,把法律的善良与温情播散在最美的山地大草原。

文图/通辽日报记者 沈慧莲

 

记者手记

不忘初心 守护正义

沈慧莲

初见那顺,是在扎鲁特旗人民法院,眼前的他面相和善、言语不多、朴实诚恳的笑容中透出法官特有的不怒自威,谈话间没有华丽的语言,有的是亲切和踏实。“你先等我一会儿,我下去处理一下事情就回来。”大约等了20分钟,那顺回来了。“我们走。”就这样简单一句话,记者跟随他一同赶往巴雅尔吐胡硕法庭。一路上,主动坐在后座的那顺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在记者的搭话中认真介绍着辖区工作情况。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巴雅尔吐胡硕法庭,下车那一刻记者发现,门口已有四、五位牧民等候他的到来。到了楼上办公室,那顺仍然是一句:“你先等我一会,我下去处理一下事情就回来”。这样,记者边等候边翻阅那顺事先提供的一些工作资料。期间,那顺每处理完一件事情就会来到办公室说上一句:“不好意思,还有一件事儿需要处理”。一个上午,他来来回回跑了四趟,也说了四遍同样的话。那顺处理完手头工作已是当日上午12时许,记者看得出,他把每一桩事情都处理得井井有条才安下心来。接下来,记者便跟随他和另一名法官走进当地牧民家中开展采访工作。大半天时间的接触,那顺倒像是一名兄长,平易近人中显露出他骨子里的责任与担当,低调、平凡是他待人接物的风格,而他办案风格却如春风化雨般盈润着民心。不到一天的采访,留给记者最深的印象是,作为一名基层法庭庭长,在三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那顺只是在认真地工作着,不忘初心,用肩上的责任和正义托起一个又一个当事人的整片天。

编辑:谢雨廷
回到顶部

通辽市文明办

官方微博“文明通辽”

通辽市文明办

微信公众号“文明通辽”

“今日通辽”

移动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