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 > 通辽好人365
好人——韩志勇
发表时间:2017-12-18 17:24:00 来源:通辽文明网

在小村任教,她利用一个学期的节假日走遍了附近村屯,对全班五十几名学生的家庭走了一遍。当听说班上的一个学生的家长要带着孩子去打工时,她五次家访,终于把学生接到自己家……工作所经历的苦与累,远远不及生活对她的百般刁难。当命运的暴风雨袭来时,她横竖不说一句话,生活的重担压在肩上,她的头却从没有低下。她一手把学生送进更高的知识殿堂,一手拉着几近失明的丈夫顽强地绕过命运……

她就是入选通辽市11月好人榜人物,开鲁县第三中学教师韩志勇。

“人的一生,都有一个需要坚守的价值。”她在课本的扉页上写道。

“再穷不穷教育,再苦不苦孩子。”上世纪90年代初,党和政府实施“科技兴国”的发展战略,提出“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

在天高地远的这一头。稻田里一片金黄,掩住赤壤。尽头,一排蔫头耷脑的平房里,“a,b,c,d,e,f,g……”传出孩子们琅琅的读书声,这便是开鲁县建华镇福兴联中。新鲜牛粪和晾晒芥菜的味道,被阳光簸扬在空中。20岁的代课教师韩志勇正是这样沿着逼仄村路来到这里,开始了她的英语教学。

从此,她也就开始了这样的周而复始:每个月的月末那一天,她从福兴联中走8里路到建华镇上,然后在建华镇上坐长途客车到北兴镇明仁村的家中;第二天,她再从家坐客车到建华镇上,再从建华镇步行到福兴联中。

山村里的启蒙教育,就像刀耕火种,艰难而充满渴望。

当时,村子里的人不少是文盲,对英语更是一窍不通。为了能让孩子们按时完成各科作业,每天放学后,教英语的班任韩志勇就成了“全能老师”,一科一科地辅导。回到宿舍时,常常天已经大黑了。“乡下孩子没有英语基础,别人上课讲一遍就行,我至少要讲两遍。”韩志勇说。

每天清晨,孩子们见到韩志勇,喜欢用“Good morning teachers! ”来问候。英语,在孩子们心里打开了一片新奇的世界。

“希望你们好好学习,等有出息了走出小村,走出国门,用你们学会的英语跟外国人对话。”孩子们欢笑着,眼中透出一股对未来憧憬的明亮和清澈。

穷,是自然条件给予这个小村的无法逃脱的底色,在这底色中,作为一个工资微薄的代课老师,注定了同样无法逃脱的窘迫与艰辛。

那时候,韩志勇的家境条件很差,当看到孩子们因为交不起学费而不能上学,心里特别纠结。可是一想到孩子们求知的渴望,她就忍不住的一次次伸手援助。

记得刚去福兴联中的时候,韩志勇发现学生失学特别严重,经过多次家访,她发现有的学生是因为生病,有的学生是因为家里缺少劳动力,不得不早早下地里干活。

有一家姐弟俩,家里是少有的穷,一家四口,住在四处漏风的房子里。当听说家长要让姐弟俩去打工时,她五次走进偏僻的小村进行家访,终于说服家长把姐弟俩接到学校……并帮助他们垫付了学费。

韩志勇不喜欢应酬,但是一进腊月,她就成为村里最忙碌的人。杀年猪,人们就会邀请村里人和最需要感谢的人到家中吃杀猪菜。

“我们把孩子交给你了,你好好管教他。”

“孩子要是不听话,你就给他两巴掌。”

……

人世间最深的情谊莫过于无限的信任。韩志勇说,每次听到家长们的这些嘱托,看到他们信任的目光,一种强烈的责任感便会油然而生。她告诉自己要坚持下去,把孩子教好。

“不管生活如何艰难,我都要给它铺满温热的底色。”摘自韩志勇日记。

每月回家一次,住校的生活清苦而充实。韩志勇还有一份陶醉:她遇见了她的“另一半”。

小伙子崔刚不善言辞,但人本分,有股子倔劲儿。当时,在集通铁路上班,崔刚干的是线路工的活儿,半个月休一天假,见面的时间有限。于是,一封封书信传递绵绵情意。谈当下,谈未来。家里的事工作的事,读本书,甚至外面下场大雨,都会成为两个人的谈资。从拘谨到无话不说,两年下来,两个人写了近百封信。

憨实的小伙子赢得姑娘的心。1996年12月,没有刻意的求婚,没有奢侈的婚纱,韩志勇却是最幸福的新娘。紧接着,有了女儿。日子虽不宽裕,但有奔头。考虑韩志勇带孩子太不容易,1997年底,韩志勇被调到离家较近的北兴中学任教。

借钱,盖房子,夫妻俩总算有了自己的“窝”。

有人说,甜蜜不是爱情的标尺,艰难才能映照爱情的珍贵。

2000年的春天,崔刚在刨路基时,石子崩伤了眼睛,原以为用点眼药水就没事了,不料,两个月后看东西越来越模糊。

沈阳、呼和浩特、长春、北京……各大医院跑遍了。医生开始怀疑是鼻窦炎影响了视力,做了手术,前前后后折腾出三万多元。

手术后,视力不但不见丝毫的好转,反而只剩下光感。无奈,又从亲戚借了三万,去北京。视神经炎引发视神经萎缩,不可逆的视力障碍。北京的诊断,夫妻俩只得认命。

“咱俩离婚吧!”崔刚的生活变得渺茫,人也开始沮丧。

“如果换作是我呢?”韩志勇反问道。“不离不弃,恐怕是一个婚姻最终的人性价值,不管我们的亲人是什么样的,是身有残疾还是心有苦痛,不要把任何一个人抛弃在外。”

“咋这个命啊?他不能上班了,你这工作也不是正式的,孩子还小,一家三口就靠这两毛半钱,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呢……”望着日渐消瘦的女儿,母亲的眼泪止不住的流。

磨难,似乎是夫妻俩生活中的“家常菜”。在经历辗转治病的最不堪回首的日子之后,2001年,遵从上面的政策,代课教师需要进修。韩志勇又带着借来的6000元钱,一手抱着4岁的女儿,一手拉着丈夫一起来到了通辽城。

原本,韩志勇教学出了名的好,进修结束后,她又被原学校北兴中学返聘。

一个人带两个班级,忙得团团转。一辆自行车让她行驶在家与学校中,风雨无阻。北兴中学的老师们说,韩老师从来不要求,从来没有因为家庭特殊情况而耽误教学,该备课备课,该讲课讲课,无论家里发生多大的事儿,一站在讲台上,她便露出甜美的微笑。不管是教英语或是教生物课,教学成绩一直是名列前茅。

生活就是一面看不见的网,撕开痛的迷茫,走出磨难的屏障,韩志勇为爱的真实忙碌。

她和爱人,应该算是世间卑微的男女——100多元的工资勉强养家糊口,起早贪黑的工作更不轻松,连吃饭都没了规律。即便这样,韩志勇还给自己定下目标:每个月还要攒下100元还债。

冬日里天不亮,韩志勇便早早起来,驮着从批发街批发来的童装、袜子、手套等小百货去赶集。数九寒天,难以阻挡冷风如锥子一样穿透着人的每一个毛孔。挨累受冻,赚的十几元的辛苦钱,让她很满足。一道车辙,几行脚印,伸向再也不用借钱过日子的梦中好光景。

常常是她和爱人一起去买便宜菜,回家做简单的饭菜吃;然后看电视,他总让她选台,有时她看得直乐,他却在一旁睡着了,让他挑一个喜欢的节目“看”,他说随她。刚开始,她很高兴也很满足,渐渐地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终于,在一次晚餐是吃疙瘩汤还是面条的左右为难中,她生气了,执意让他自己拿主意:“你自己就没有想吃的东西、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吗?你自己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半晌,他才说:“我啥都不能给你,所以,我愿意满足你在生活中的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心愿。就像今天晚上,你想吃啥就吃啥?”

这世间,有卑微的男女,却没有卑微的爱情。

她看着他,泪就流下来了。

不管怎样,只要家还在,温暖依旧……

“不放弃,不服输,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摘自韩志勇的语录

对妻子 ,崔刚纵已说过千言万语 ,又何止一个 “相知”二字了得 。

自从失去视觉后,韩志勇也曾闭上眼睛洗脸、吃饭、走出家门……一件件体会丈夫的世界。

“毛巾挂在洗脸盆的右侧,鞋子放在门后,钥匙用完必须放在衣兜里……”在妻子的引领下,崔刚不仅适应了仅有光感的世界,而且生活有了方向。

没有视力,还有手,还有健康的身躯和大脑。

在韩志勇的鼓励下,崔刚迈进按摩学校的大门。学盲文,学推拿,实现自我价值,同时为他人带来健康,崔刚尽力的生活着。

2006年9月,是韩志勇最难忘的一个季节。这个秋天在韩志勇眼里一切都是美好的。田野里有成熟的庄稼,天上有美丽的云霞,所有的一切都给韩志勇带来热情的向往。这个秋天,校长告诉韩志勇,她被调到开鲁县第三中学任教。

原来,有人到县委反映她的家庭情况特殊,孩子小,爱人有病,每天起早贪黑一个人骑车跑太不容易,希望主管部门酌情照顾……

初秋的阳光慷慨而温暖,韩志勇走上了更为广阔的舞台。

“教育的真谛是对生命的尊重与爱。”这是韩志勇的教育理念。她说:“教育不应是禁锢,不应是扼杀。教育应该是尊重与宽容,是欣赏与关爱,是引导与激励。学校应成为学生幸福成长的乐园——不仅要让他们通过现在的努力获得将来的幸福,也让现在的成长过程充满快乐。”

那是多年前,韩志勇的班上来了一个叫刘亮的男孩,一个调皮捣蛋的出了名的孩子。韩志勇与男孩的几句交谈,让她心动。

“你长大了准备干什么?”

“我想当画家。”

“你喜欢画什么?”

“小动物。”

男孩马上拿起桌上的铅笔和纸,几笔画出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大公鸡。

“除了画画,你还喜欢什么?”

“喜欢历史和古诗。”

说着,男孩一字不漏地背了《如梦令》。

“人生天地间,各自有禀赋”,眼前这个孩子,只要给他一个合适他发展的学习环境,同样能成为人才。韩志勇心里有了谱。

韩志勇的班级大都是成绩比较好的孩子,底子差的刘亮很快在数学等理科课上感到了吃力,常常听得一头雾水。可这并没影响他对画画的爱好和追求。他的“不务正业”被母亲发现。她从书包里搜出了刚刚开始创作的《新游记》,一时怒起,想把它撕个粉碎。可她看到那些充满想象力的作品时,十分惊叹,陷入困惑,不知是该给儿子一顿暴打呢,还是让他继续画下去?她找到韩志勇……

后来,刘亮的美术功底发挥到了极致;后来,他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尊重个性,挖掘潜力,一切为了学生的发展。韩志勇要每一个孩子都能在这里张开飞翔的翅膀,开放出自己的花朵。

从20岁青春年少,到45岁人到中年,三尺讲台,成为韩志勇书写人生的纸页。

刚参加工作时只有高中学历的韩志勇,经过不断努力,先后获专、本科学历。在工作上她兢兢业业,她所带的班级先后荣获市级先进班集体,校级优秀班级,她本人也先后获得市级“优课”,自治区级“优课”,县级优秀班级,校级优秀班主任、县级骨干教师,县级优秀教师。

在她教过的学生中,不乏优秀教师、校长,各行各业出类拔萃的人才……

“他们的成就是我的骄傲,这是‘青出于蓝’的快乐。”韩志勇知足。

文图/通辽日报记者 康桂君

编辑:谢雨廷
回到顶部

通辽市文明办

官方微博“文明通辽”

通辽市文明办

微信公众号“文明通辽”

“今日通辽”

移动客户端